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聂瑶】长生不如怜(七)泽芜君:啊!我的眼睛!

最近课有点多没啥时间写文抱歉(正经脸)你们不要抛弃我嘤嘤嘤QAQ
该说的都说了→_→下一章该干点啥你们懂得

孟瑶“蹭”地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不知道是因为聂明玦暧昧的动作,还是他话里的涵义。他想后退一步,却挣不脱聂明玦握着他的手。
“聂宗主,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孟瑶深吸口气,声音听起来有些讥诮:“当初是谁骂我娼妓之子?是谁怀疑我居心叵测?我想说清楚,可有人给过我半个机会吗?”
他的眼睛泛着悲哀,苦涩笑道:“也是,毕竟我杀了个姓金的修士,赤锋尊看不过是应该的。如今我身穿炎阳烈焰炮,赤锋尊可想好如何处置?”
聂明玦被他这幅样子戳的心口生疼,他手往前一拽,将孟瑶重新拉回自己身旁,侧脸贴着那人的发顶。孟瑶正欲挣扎起身,就听见头顶传来聂明玦低沉的声音。
“孟瑶,你说的没错,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我们回不去了。可是未来的路还很长,无论如何我想和你一起走下去。”他顿了顿。
“我错了,没有什么是比你更重要的,这件事我明白的太晚。可是孟瑶,我已经再也⋯⋯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孟瑶脸埋在被子里,半晌才发出闷闷的声音:“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从未想过骗你。”聂明玦叹了口气。
孟瑶从被子里抬起头,眼眶红红的,嘴一撇:“可我不敢相信你了。”

聂明玦一低头就看见孟瑶轻颤的睫毛,太近了。聂明玦本来环着他后背的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微微一带聂明玦就吻上了他惦念已久的双唇。
他的嘴唇有些缺水引起的干燥,而孟瑶的却水润而柔软,聂明玦开始还能感觉到对方明显的拒绝,他箍着孟瑶的后脑不让他后退轻轻的啄吻。后来发现孟瑶似乎渐渐的不再反抗,才放心的深入品尝起来。他着迷般反复舔舐那两片唇瓣,趁对方被亲的意乱情迷发出一声动人呻吟时,舌头顶进牙关,去吮吸孟瑶口中清凉甘甜的汁液,四处追着他的舌头纠缠。清晰的水声在屋内啧啧回响,来不及吞咽的液体从两人交叠辗转的唇边流出。
孟瑶感觉空气都要被聂明玦尽数夺走,呼吸也急促起来,他眯起眼睛,在聂明玦又一次探进他口腔时,用自己的舌头勾住他的狠力一吸,满意的感到男人浑身一僵。复又反客为主进入聂明玦口中,灵巧的舌尖轻柔的舔弄他的牙膛。
聂明玦喘息出声,他很满意孟瑶的配合,但是这种情况下,吻得太过火结果很显然吃亏的是自己。他稍稍退后,唇舌还不愿离开,温柔的流连在孟瑶已经充血红肿的唇瓣上。
“啊⋯⋯嗯⋯⋯”孟瑶眼神有些迷离,呻吟像撒娇一般毫无防备溢出口。属于聂明玦的气息强势而温柔的包裹着他,从聂明玦的亲吻中能感受到传递过来的炽热的感情。被一直仰慕喜欢的人表白亲吻,就算是梦孟瑶也愿意沉溺其中。
聂明玦手在孟瑶背后安抚性的一下下轻触,抵着孟瑶的唇低声问:“阿瑶⋯⋯告诉我,你真的认为我与旁人无异吗?”
孟瑶缓了一会才意识到他问的什么,没想到那日在门外他听到了这句话。
他微赧,气息不匀道:“你以为⋯⋯旁人也可以这般对我吗?”
“哦?”聂明玦诱哄他继续开口,“那是怎样的人才可以⋯这样对你?”他故意舔过孟瑶下唇。
“唔⋯⋯”孟瑶垂着眼,“自然是,心悦的人。”
聂明玦喉咙发出一声低笑,紧了紧搂着孟瑶的手臂,那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至宝。
“嗯,你也是啊,我心悦的人。阿瑶。”

聂明玦突然想起什么,有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他一直不明白孟瑶为什么不喜欢“阿瑶”这个叫法,但是刚刚下意识的这样唤他,孟瑶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啊。
“阿瑶,你讨厌这个名字吗,为什么之前不让我这样叫你?可是蓝曦臣和温若寒都如此喊过你吧?”聂明玦略微不满。
提到这个孟瑶有些不好意思,这种事说出来很羞耻啊。不过都已经到这个程度了⋯⋯
“因为很喜欢你啊,所以从你的口中说出这两个字的话⋯⋯会心跳,而且⋯⋯”他声音越来越小,“会想起那天晚上⋯⋯”
聂明玦一愣,有些没想到是这样的原因,若是如此这确是颇有深意的称呼了。不过,原来他从那么早就开始喜欢自己了啊。聂明玦顺了顺孟瑶从肩头倾泻的长发,沉声道:“以后这名字只能我叫,别人你都不许应,听到没有。”
孟瑶拨开他的手,从聂明玦身侧坐起身来。拿过被冷落一旁的纱布,正准备重新帮他缠裹伤口。
这分明就是命令的口吻了,他眼珠一转,挑衅道:“为什么?泽芜君一直这样叫我都习惯了。”他转眼就看见聂明玦危险的眼神,结果还是习惯性的在那人的威压下闭了嘴。
“说起来,你和曦臣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聂明玦语气懒散,却不容拒绝的问。
不让人家叫,自己还唤得那么亲密。孟瑶撇撇嘴道:“姑苏蓝氏的云深不知处被温家焚毁,宗主知道吧?当时泽芜君带着藏书外逃,我曾接济过他,只是当时落难之际形象狼狈,泽芜君不愿外人知道罢了,我可是发了誓不说的。”
“本不是什么大事,偏叫你们藏藏掖掖的。”
聂明玦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于是随口应了一声,就专注地盯着为他包扎表情认真的孟瑶。看这张经常在他午夜梦回时出现的脸庞,此刻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这个伶俐聪明的纤细身影,以后会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许是察觉到聂明玦直白的凝视,孟瑶耳尖悄悄泛红。他手上快速将纱布一打结,掌心状似无意的擦过聂明玦伤口下方的腹肌,然后迅速站起来拉过聂明玦的衣服帮他穿好,嘴角不怀好意的笑昭示着他刚刚做的恶劣行径。
“泽芜君还不知道你醒了,我去找他来看看你好叫他放心。”孟瑶略过不看一言不发眸色深沉的聂明玦,轻笑着自顾自转出了房门。

蓝曦臣一把推开房门,脚还未踏进去,声音已经传了进来:“明玦兄,你可算醒了!孟瑶和我日日为你担心呢!”
他的语气是掩饰不住的欣喜,聂明玦躺在床上,闻言扭头去看蓝曦臣:“曦臣?是啊,这几日有劳你俩了。”孟瑶的确说过蓝曦臣带支援赶到,控制了温氏在阳泉的根据地,也就是这里。他看了看蓝曦臣身后,“孟瑶呢?”
“他说你受伤刚刚醒来,要补补身体,去给你寻些吃食去了。”蓝曦臣温柔笑道。“明玦兄,你的伤势如何了,感觉灵力可有恢复?”
聂明玦示意蓝曦臣扶他在床榻边坐起来,道:“方才醒来后,孟瑶已经为我处理过了,并无大碍。”蓝曦臣见他虽然依旧面色发白,但精神状态还不错,又伸手探上聂明玦手腕,查看了一番他的灵力运转,确认他真的脱离了危险,才彻底松了口气。蓝曦臣转身在打开一旁的五斗柜,取出一个由黑布包裹着的物体。
“霸下。既然你醒了,我想还是第一时间交回你身边你才放心吧。”蓝曦臣解下黑布,把长刀放到桌上。
聂明玦看着霸下沉默了一会,声音有些艰涩:“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蓝曦臣闻言有些诧异,他看着聂明玦紧皱的眉头,疑惑道:“孟瑶没和你说吗?你出发阳泉没几天,我就收到了他的信,让我们速来此处支援。”
聂明玦一怔,震惊的看向蓝曦臣,“你说什么!他的信?这些年卧底在温家的是他?!”
蓝曦臣点点头道:“我以为他已经告诉你了,你们之前不是,呃⋯⋯”他想了想措辞,“最后一次见面不欢而散,然后你一直很生气。我还怕你醒来看见孟瑶,不听解释就要打他呢。”
“我们到的时候,温若寒已经死了,你和孟瑶都倒在大殿地上。我们若是再晚去一步,你们早晚要被外面的温家修士杀了。”
“孟瑶身上没有受伤,回去后没多久就醒了,他和我们说,聂宗主杀了温若寒,但自己也身受重伤。你重伤昏迷,我们就决定在此地稍作休养,处理了剩下的温家人后,等你醒来再做打算。”
聂明玦心下想,他的确不知道孟瑶就是卧底,现在这样完全是阴差阳错,因为和他确定了心意,已经决定不再计较之前的一切。

他正沉吟不语,门又被“吱呀”一声推开了。
孟瑶捧着碗筷,走进来道:“聂宗主平安无事,泽芜君这下可算放心了。”他面上带着柔和的笑,“大病初愈,聂宗主虽已辟谷,还是吃些素粥小菜方便恢复体力。”
蓝曦臣笑道:“阿瑶心细,特意亲自去做的清淡食物。”他从床边退开一步,让孟瑶端着碗到聂明玦面前来。
聂明玦从孟瑶进来就没出过声,只是颇有深意的一直看着他镇定自若的样子,此时站在一侧,目光在自己和蓝曦臣身上犹豫的扫过。
“阿瑶。”聂明玦开口,却不继续往下说。
蓝曦臣一愣,不知道什么时候聂明玦同孟瑶如此亲昵的称呼过。
孟瑶被聂明玦冷嗖嗖瞪着,心下暗骂,你要求的这种事还要我自己说。却不得不开口道:“泽芜君,以后还是直呼我的全名吧。”
“这是为何?”蓝曦臣不解。
聂明玦拉孟瑶在床侧坐下,“因为我不喜欢别人这样叫他。喂我。”后面这句是对孟瑶说的。
“聂宗主自己有手。”
“我受伤了。”
“⋯⋯”

???
蓝曦臣看着一脸正经的聂明玦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说出口的话却让他理解不能;再看依然笑眯眯的孟瑶虽然咬牙切齿,但还是动作轻柔的依言一勺勺喂聂明玦喝粥。
啊,如果像能看穿忘机心思那样,也能知道明玦兄和阿瑶的想法就好了啊。
——泽芜君内心OS

评论(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