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聂瑶】求婚 你们的点文我终于写好了!

求婚 聂瑶的场合
忘羡等下单独发

放飞自我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ノдヽ)

社会精英聂大×富二代瑶瑶
(其实瑶瑶是私生子金光善一开始不想把家产给他是聂大做了酱酿的事总之是很狗血的因为我脑洞的时候就脑补的总裁和小娇妻之类的设定很玛丽苏很棒棒)

聂明玦靠在角落的沙发里,双腿随意地交叠在一起,与闲散的姿态不同,双眼紧紧的跟随着在人群中穿梭的身影。
那人为了今晚难得的穿了正装,一身量身定制的黑色西服衬得他愈发身型颀长,似乎也愈发单薄。他跟在中年男人的身后,从容笑着与各界巨贾攀谈,转身瞬间眉眼间的一抹不耐却被聂明玦尽收眼底。他不禁轻笑出声,这人到底是还有他所熟悉的那一面的,只是他许久不曾见过了,聂明玦恍惚得想起,之前他来找自己时的情形。

“你知道的吧?!秦氏千金成年礼代表什么,金光善那个老家伙一定会带我去的!你就不做点什么吗?!”青年骨节清晰的手紧紧攥住他的衣领,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愤怒和急切。
他沉默的扯开青年的手,理了理被揉皱的衣角,无言望进对方的眸子。
“聂明玦!”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你想眼睁睁看着我和别的女人订婚么?”
“阿瑶,”聂明玦用安抚幼童般的语气,“这是你父亲决定的事,我能怎么办?”
“带我走吧!”金光瑶颤抖道,“你带我走。”
聂明玦一怔,随即摇头道:“那不可能,我不会带你走。”
“为什么?”他咄咄紧逼,“因为你放不下你现在拥有的东西?你的财产地位?”
“注意你的修养,金光瑶。”聂明玦皱了皱眉,对他毫不矜持的行为言辞不满。
“哈。”金光瑶忽的一笑,抽身离开,他垂着头深吸口气,才抬头对上聂明玦的双眼。“你别后悔,聂明玦。”
看着青年摔门离去,他握紧了衣兜里小巧的方盒。
不会。不会后悔的。

金光瑶随手把空的香槟杯放在路过侍从的托盘上,稍稍松口气,金光善一晚上拽着他把业内人认了大半,俨然宣示了下一任继承者的绝对地位,就是一直挂着笑脸都要僵了,他瞅准金光善没注意他的时机,准备溜到人少的地方歇一会儿。
才转过身,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那人在几步外,看他望过来,虚抬起酒杯朝他示意。
啧,真是不走运。金光瑶别过脸去,内心厌恶的想。他迈开腿,朝另一个方向的露台走去。
来不及放松一下自己,身后就响起一道令他不爽的声音。
“阿瑶。”聂明玦关上门,隔绝了厅内攒动的衣香鬓影,霎时冷清的露台只余他二人。
“聂总,”不知道是不是酒喝的有些多,金光瑶说出来的话听着阴阳怪气的,“今晚玩的尽兴吗?”
聂明玦站到他身侧,靠在栏杆上盯着他,一本正经道:“还可以。”
金光瑶却没闲心听他瞎扯,烦躁的只想赶紧离这人远远的,一摆手就要推开门回到大厅里去。聂明玦眼疾手快的一捞,就拽住了他的胳膊带到了自己怀里,不由分说的欺身上去吻住了他。
“聂唔……明玦!你……嗯……他妈放开……唔我……”金光瑶脑子顿时清醒个透,使出浑身力气妄图挣扎开男人的禁锢。
“唔!”直到舌尖被狠咬一口,聂明玦才恋恋不舍的从他口中退出些许,还暧昧的舔过被他吸吮的充血的唇瓣。
金光瑶一把推开面前的人,有些气息不匀道:“你这么做,有意思吗?”
聂明玦恍若未闻,手掌贴上对方线条流畅的腰身,隔着西服外套缓缓摩挲。
“怎么,现在想改变主意了?”金光瑶不屑的嗤笑,似乎想通透了拿准他要不到自己,不仅没躲开他的手,还又向他靠近了几分,整个人几乎要窝进他的怀里。“可惜啊,我说过叫你别后悔的。”
“我没有后悔。”聂明玦突然低声说。
金光瑶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收起嘴角嘲讽的笑,冷声道:“快要十二点了,回正厅去吧。”
聂明玦不置可否,无所谓的跟着他一起步入宴会厅。舞台上主持人已经在炒气氛了,过了十二点,秦氏千金将会切开她的成人礼蛋糕,并正式宣布她的未婚夫是谁。
金光瑶看着周遭来往的人群,心里的烦躁感越来越强烈,他强迫自己盯着舞台上的秦愫,视线却穿过她不知道聚焦在了何处。
直到被人推上了舞台,金光瑶思绪才慢慢回笼,他有些茫然的眨眨眼,却发现对面站的不是秦愫,而是聂明玦。
“阿瑶,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误会,你应该也很生我的气,对我很失望。”聂明玦站在舞台中央,侧身朝着他的方向。“但是我想告诉你,我说不会带你走,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失去你本该拥有的东西,我说我不后悔,是因为你最终还是要和我在一起的。”
他忽然微微一笑,从衣兜里掏出个小方盒子来,面向金光瑶的方向打开,里面一枚璀璨的铂金钻戒正熠熠生辉。“我不知道怎样的方式能让你点头同意,但是我怕再晚一步你就不会再给我机会了,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在你对我完全失望之前和你说,和我结婚好吗?”
聂明玦一向寡言,这一大段话说出来周围的人都被吓住了,也无人敢去提醒这本是秦氏千金的成人礼,而不是他聂总的求婚现场。
夜晚十二点,钟声响起,和第二天一起来临的还有一句拒绝。
“不好。”
“这样啊。”聂明玦的反应反而很平静,仿佛已经做好了所有最坏的打算。
“那就没办法了。”他随手将钻戒丢到一边的垃圾桶,看的金光瑶心头一跳。这人什么毛病,到底几个意思。
没料到聂明玦忽然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后又是精致璀璨的戒指,和前一枚款式不同,却是一对对戒。
“你干什么。”金光瑶感觉喉头有些发堵,声音酸涩起来。
“阿瑶,我过不了自己这关。”聂明玦站在原地,屋顶的聚光灯照在他身上,莫名的显出一丝落寞来。“我无法放弃你。”

  「Precious things are very few in this world. That is the reason there is just one you。
  在这世上珍贵的东西总是罕有,所以我只有一个你。」


“这就是……你扔掉第一个钻戒的理由?”金光瑶向后倒在聂明玦的怀里,有些难耐的微微扭动身子。
“是啊,毕竟比起阿瑶那些东西无所谓了。”聂明玦专心噬咬着嘴边白皙的肌肤,手上动作不停的快速解开金光瑶身上的束缚。自己从台上一路跟着突然掩面跑开的人到了后台,还没得到肯定的答复就莫名其妙发展成了这样。
“喂,所以……秦愫原本的未婚夫也根本不是我?你早就知道了?”金光瑶勉力扬起脖颈,质问着埋首在他颈间的人。
“那个的话,之前问过你父亲了,关于你应得的东西也是,不用担心。”聂明玦含糊回他。
心脏酸涨得有些难受,金光瑶眨眨眼,把湿润的水汽憋了回去,既然他不想说过程,那他就不问好了。
“阿瑶,说一次吧。”聂明玦蹭着他的脸侧,双手环着他的腰。“和我结婚,好吗?”
金光瑶扭过头,看这个人前威严凌厉的男人眸子里满溢出对他小心翼翼的爱意,他倾身把唇覆上他的,小声呢喃道:

“好。”




评论(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