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忘羡】求婚 聂瑶求婚的附赠篇(围笑)短小

求婚 忘羡的场合

放飞自我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以及明明之前点文点的是聂瑶 然而我这篇早早想好了……直到现在才一起发出来
脑洞来源于之前一则新闻 大学生表白校领导狠心扑灭蜡烛

大四羡羡×研二汪叽

“蓝湛!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娶我!!!”
蓝忘机刚上完一节晚修,还没踏出实验楼,就听见大喇叭扩散出自家恋人的声音,在漆黑的夜幕下回荡。
原本还算安静的校园,因这瞬间炸开了锅,在这所沉迷学习的理工科大学,有人这么大张旗鼓的闹腾还是头一遭。
蓝忘机无视周围不断投来的目光,依然从容的穿过走廊,出了大门,然后在台阶前停住了脚步。
那个人黑色的外套似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但是眼睛里炫目的光闪烁着,带着几分得意和期待,从自己出现在面前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牢牢锁住他,他站在蜡烛围成的心形中央,脸庞被烛光烘出暖色。来往的人再多指点议论,他全都不在意似的,依旧勾着嘴角望向这边。
轻狂。
“蓝湛!”看见他出来,魏无羡将手中的喇叭随手扔给站在后面的江澄,想径直冲过去,又怕踢倒了脚边排满的蜡烛,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依言下了台阶,走至蜡烛前与他隔着一臂的距离。
“你这是在干什么。”
“求婚啊!”魏无羡一点也没被他平淡的语气冲散热情,反而兴致勃勃的接着道:“蓝湛,你看,”他从兜里摸出来一个红色呢绒的小盒子,“我连戒指都买好了!怎么样?要不要娶我?”
“真是……胡闹。”蓝忘机看见这盒子,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蹙起了眉头。
魏无羡以为他不愿意,一把拉过他的袖子,凑过身子急切道:“蓝湛,我可是认真的!你不会是要始乱终弃吧?!”
蓝忘机呼吸一顿,没来得及开口,那人凑得更近了些,几乎贴着他的耳垂用气声缓慢说道:“二哥哥原是这样的人?要了人家的身子就撒手走人了……只是苦了我呀,以后独守空闺,就只能每夜想着二哥哥聊以慰藉,可是思而不得,后面就越来越痒,想要什么东西插进来捅一捅才好——”
魏无羡停了一下,疑惑道:“蓝二哥哥,你说这东西去哪里寻得到?”
蓝忘机莹白的耳垂已经泛上粉红,这人最听不得他讲这些话,他一早就知道。魏无羡憋着笑刚想从他身前退开,却发现他腰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锢上了一条手臂,不容拒绝的封锁了他的退路。
蓝忘机磁性悦耳的声音在耳边低沉响起:“本该我来做的。”魏无羡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蓝忘机又道:“戒指。”
嗯?是这个意思?
这人在怪他快了一步向他求婚?
魏无羡扑哧笑出声来,扶着蓝忘机的肩膀笑的身子抖个不停。
“蓝湛,蓝忘机……你这人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
蓝忘机不理会他的嘲笑,犹自正经的从魏无羡手里拿过戒指,取出小的那枚,面对着他,郑重的单膝跪了下去。
“魏婴,我们在一起一年,我喜欢你四年了,未来的日子我只会越来越喜欢你。你嫁给我,好不好?”
魏无羡嘴角的笑要扯到耳后去了,他把手轻轻放入蓝忘机的掌中,让对方为自己套上那个象征承诺和枷锁的指环。
“好。”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魏无羡的指节,有些冰凉的戒指与蓝忘机温热的唇交叠在一起,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羽毛狠狠地搔刮了一下,有些不真实地悸动着。
魏无羡把蓝忘机从地上拉起来,后退一步把他也让进了蜡烛的包围圈里。他从红色呢绒盒里捏出另一枚戒指,握着蓝忘机骨节分明的手,小心翼翼的戴上他的无名指。
魏无羡抬起头,看着浅色的眸子一寸寸压下来,他的手环上他的背,闭上了眼……
“哧——————”
就在即将贴上双唇的瞬间,一阵白色的烟雾忽然从脚下弥漫开来,周围立刻响起此起彼伏的感叹可惜声。
蓝忘机稍微放开魏无羡,去看烟雾的源头。魏无羡微眯着眸子,有些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也跟着扭头找那个破坏气氛的始作俑者。
他们的直属校领导,蓝忘机的叔父——蓝启仁站在三米开外,手里拎着一个灭火器,正怒视着他们。
“魏婴!!!!!!”
蓝忘机一把扯住魏无羡的手臂,长腿迈过早被浇熄的蜡烛就往外冲。
围观的人群自觉的为他们让出一条路,魏无羡被他带的晕头转向,跑了半晌才发觉是出校的方向,他忍不住开口:“我们这是去哪?”
“校外,我租的房子。”蓝忘机头也不回,语调平静。
“校外?为什么?我明天早上还有课呢!”
一口气冲出校门,等红绿灯的空隙魏无羡好不容易才喘口气,就听见身旁传来意味深长的声音。
“给你想要的东西。”




评论(3)

热度(88)

  1. 汪叽的专属wifi一杯珍珠奶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