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长生不如怜的瑶瑶如果穿到原著……

控制不住想YY这种情节的我(:3_ヽ)_


“阿瑶……”
嗯?是大哥吗?
“阿瑶。”
金光瑶咻的睁开眼睛,先看见蓝曦臣有些担忧的脸,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金鳞台自己的书房中,大概是与二哥交谈时不留神睡了过去……不过二哥应该很久没叫自己阿瑶了罢?
蓝曦臣温润的声音又响起:“阿瑶可是乏了?这几日是难为你了些。”话语里的关切让他心里蓦地一暖,蓝曦臣的确是他为数不多的可以不设心防与之交往的人了。
他向蓝曦臣笑笑,“无事,劳二哥费心。”眼睛就看向了面前桌上铺着的卷宗——瞭望台。
蓝曦臣也望过去,知他为此忙的焦头烂额,却不知还能帮上些什么。
倒是金光瑶先开了口:“二哥以为,让金光善首肯瞭望台还需如何?”语气是实打实的自然亲切,似乎是发自于习惯的行为。
蓝曦臣有些诧异,自家三弟虽然同他亲近,还未有过主动提及金家的事,他微怔,也只当金光瑶心中烦闷无人诉说,当下把自己的想法与他讲了讲。
只是蓝曦臣不知道,金光瑶压根没想那么多,纵使他人前谨慎圆滑,和自家二哥可没什么好防备的,他不过是结束了清谈会,与二哥多聊几句金家、蓝家,趁着机会一吐心中蓝图。
金光瑶以为往后的日子不外乎这样,他回了金家,他有了兄弟和爱人,金家家主的位子也迟早被他收入囊中。
他边放飞思绪边和蓝曦臣在屋子里闲聊着,门就被人“砰”地粗暴踹了开来,金光瑶被吓了一跳,去看那个来势汹汹的人。
“大哥?”金光瑶看见聂明玦先是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人要来取他和二哥性命,看来不过是大哥动作太粗鲁,金光瑶想到这,唇边甚至还能露出笑来。
然而下一秒,他眼中尚未凝聚起来的笑意很快溃散成了惊慌和不解,因为聂明玦两步迈了过来,一把揪住了他。
“金光瑶!你干的好事!!!”
聂明玦怒目而视,拎着他的衣领,质疑怒骂斥责诘问。
“你举荐的好客卿,做出的好事情!”
“事到如今你还敢袒护他!”
“薛洋在干什么,你会不知道!”
金光瑶被他一通话砸得头昏昏沉沉的,睁大了一双乌黑分明的眸子,震惊席卷了心脏,他不明白大哥为何突然这样生气,薛洋的事不是早已尘埃落定了么?他是试图杀了常氏灭门,可那不是被晓星尘拦下了吗,他如今被道长关在身边,有什么变故金光瑶绝对第一个知道。
况且,聂明玦从未这般对待过他,平日总是格外温柔的,这样的聂明玦让金光瑶感到恐惧。
金光瑶忍着不安,想好好同他讲话:“大哥,你放开我好不好?”
他试图弄清状况:“大哥,你怎么了?我没做错什么吧?”
他覆上聂明玦的手,想挣开他的钳制:“大哥,是薛洋的事你还不满意?”
聂明玦却嫌恶的一挥手拍开了他的手,金光瑶的发问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垂死挣扎胡搅蛮缠。
他怒火烧的愈盛,金光瑶声声恳切是那么惺惺作态,他的惊惶失措背后仿佛充斥着嘲讽的嗤笑。聂明玦抬手一掌推了出去,金光瑶毫无防备的被掀翻在地,正磕在那金鳞台阶上。
金光瑶额头被台阶尖锐的棱角蹭破,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拂去尘土,他从或怜悯或嘲弄的目光中看见自己一身狼狈。咬破了嘴唇却无法开口,水汽氤氲了双眼也不肯落泪,他额头的伤势不重血却一直止不住的流下来。
聂明玦却看不见他眼睛里流转的情绪,刀灵侵蚀了神志,脑海里沸腾着暴戾,一心认为金光瑶就是贼心不死。周身血液都叫嚣着杀了他杀了他,往日时光一去不返,曾经深情付诸东流,那个人百般神色千种姿态,今时都粉碎干净。
他握紧霸下,抽刀就要往金光瑶头上劈去。
蓝曦臣却是听到动静冲了出来,见聂明玦神态有异,径直朔月剑出挡下一击,他来不及分析状况,只对金光瑶道,跑。
金光瑶恍若未闻,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仿佛没看见蓝曦臣一样,还是微抬着头望着聂明玦的方向。他颤着声音:
“大哥,你看看我。”
“大哥,我是阿瑶。”
“大哥,你怎么了。”
“果真……还是认为我不过如此吗?”
“大哥,阿瑶这一生一直在索取,总想把别人欠我的都拿回来。”
“可是其实,给我最多的人是你,而我还不曾回报你什么,我有的你不想要,你要的我又给不了。”
“大哥,我今天一次补全,你从此以后可别忘了,”
他突然一把推开蓝曦臣,兀自立于聂明玦面前,对上他混沌失焦的双目,忽然展颜笑了,
我们两清。



评论(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