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聂瑶】【现代】缺氧(上)

咔咔咔大家好久不见啦ヾ(≧∇≦*)ヾ这学期课比较多没怎么写东西,渐渐的lof都有300多粉勒感觉自己这么咸鱼不太好意思(:3_ヽ)_

这篇聂瑶应该很短,大概就还有个下就完结,梗来自于前一阵看的一个短片,有看过的求放过勿剧透哈么么哒❤



       “金医生,下班啦!”
       金光瑶温柔笑着冲和他打招呼的小护士一点头,脚步不停,向医院大门外走。他掏出手机,又看了一遍那条群发信息:
       今晚七点高中同学聚会,地址在xx路那家南北韩料,大家一定要来啊!
       那家餐厅他是听说过的,科室里有两个年轻的实习生一开业就抢着去尝鲜,说是提前一个礼拜才预约到位子。金光瑶自是不会给自己找那个麻烦,平日里医生本来值班手术就够忙了,哪有闲情去管什么新餐厅。
       不过今日既有人相约,他又难得不用加班,倒是可尝尝这美食。
       嗯,对。就是想尝尝这家店究竟有何美味。金光瑶似乎满意了这个结论,伸手拦了辆出租,报了餐厅地址。

       金光瑶夹了一筷子烤五花,放在盘子里戳来戳去,心道以为这韩料能有多好吃,如此试来也无甚差别,还不就是叫旁人给说的好听了些。他坐在长桌靠边的位置,除了最初的寒暄客套,几乎就没人和他交谈过了。本来在高中时期就无甚至交,工作后有联系的更少,此时耳畔不停歇的昔日同窗的叨叨絮语,使得他愈加烦闷。
       菜色寡淡,人情也索然无味,金光瑶不禁后悔自己的一时兴起来参加聚会。这么想着,就向旁边座位的人知会一声,借口上厕所然后拿着东西就溜了。
       出了门叫夜风一吹,金光瑶才觉得心情舒畅了些,他也不急着回家,就摸出根烟点上,沿着马路慢慢溜达。
       还没吸上几口,金光瑶突觉右肩一沉,他下意识警觉去往右看,就从左侧伸出一手来将他口中叼着的烟顺走了。金光瑶悚然回头,却看到一张线条熟悉的脸。他心道,哟,这不是刚刚席中备受欢迎的班长嘛,怎么他也出来了,总不至于像自己一样被冷落觉得无聊吧。
       聂明玦指尖夹着那根烟,递到嘴边吸了一口,无名指戴的戒指反射了路灯的光,闪瞎金光瑶单身狗的双眼。他心下暗骂,什么狗屁同学聚会,就是一群来炫富秀恩爱的吧。我好不容易跑了出来,还要被他逮着接着秀,烦不烦?
       纵使一肚子不愿,面上不能太难看,金光瑶于是摆出拿手的温和笑脸,道:“班长怎么出来了?”
       聂明玦看了他一眼,不答反问:“你在这儿做什么?”说完,又吸了口烟,似乎只是随意问问,偏偏叫金光瑶压力倍增。高中时这个班长就爱对他管东管西,管的金光瑶成了条件反射,每天上课认真听讲下课完成作业,此时被他一点,生怕他又寻着缘由训他一顿。
       果不其然,聂明玦见他不说话,自己缓缓道:“我不知道你现在居然在抽烟。”他吐出一口烟雾,又道:“但是除了这一点你没有什么变化。”
       有没有变化又怎是你能看出来的,这人说话带着几分酒气,怕是有些醉了,我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金光瑶心想。他不再看聂明玦,将头扭向另一边去看马路对面的广告招牌。

       从教室最后一扇窗户向外望,刚好能看见操场,金光瑶独自守着空教室,伏在桌边做题,魂不守舍做了半页选择,一对答案登时祖国山河一片红,他索性扔了笔,搬着椅子坐到窗边,一门心思看外面。
       操场上他们班的学生正在上体育课,女生在内场自由活动,男生这节课测1000米。金光瑶是从来不曾参与的,他身子弱,出生月余就得了肺炎,险些丢了小命,于是从小落下病根,动辄感冒发烧咳嗽不止,随着年龄增加免疫力提高,生病是不那么频繁了,剧烈运动却只能敬而远之。
       像这样一人在教室自习不是第一次了,自习到一半去望窗户自然也不是第一次。
       金光瑶托腮打量跑道上的那些学生,一圈,两圈,目光就粘在了他们班班长身上。与他的小身板不同,聂明玦个头已蹿的极高,又勤于锻炼,即使在一票统一校服的男生中依然扎眼得很。
       毫无悬念这次1000米第一又落在聂班长头上,众人早已见怪不怪,没休息一会又闲不住要踢球。
       金光瑶心道不就体力好点个子高点,能有多了不起,挥洒青春的方式多了,我干嘛非把自己撂在操场上。心里不屑着,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盯着操场。
       等到下课铃响,众人纷纷走回教学楼,金光瑶才迅速回到自己座位,待人一进教室,见到的便又是他与先前无二的刻苦奋斗模样。
       走进来的人无一不带着腾腾的热气,聂明玦与几个男生一同回来,没回座位,去第一桌靠窗同学那里吹风,初夏的风卷起他校服下摆,露出一截腰来,隐约可以看见几块腹肌。
       金光瑶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立时就听见那几人调侃道:“哦~班长,有腹肌哦~”
       “果然身材好是有道理的,班长这次又是1000米第一啊。”
       “第一也不能吸引我,跑步那么累我宁可在教室自习好吗!”
       “是啊,金光瑶真好呢。”
       没想到话题突然扯到自己身上,察觉到投射过来的几束目光,金光瑶也不抬头,只装浑然不知的模样,笔下却已然不知在写些什么。
       那几人见他没反应,当他没听见,仗着课间杂乱,放低了音量继续聊。
       “听说不仅不用上体育课,高三体测也直接合格。”
       “是吗?羡慕啊……”
       “对啊!什么付出都不用就轻松通过了,我也乐意!”
       “这种好事怎么就叫他遇上了呢。”
       “他平日里也就咳嗽多了些,有那么严重吗?会不会证明是假的啊,就为了逃体测加分?”
       金光瑶握紧了手中的笔,却没有勇气确认那些或同情或鄙夷的眼神里,有没有一束是属于聂明玦的。

       “……混蛋。”
       “什么?”好像没听清金光瑶的自言自语,聂明玦仍是一脸平静的问。
       “没什么。”金光瑶马上道,“不,我是说……”他看着车辆渐渐稀少的街道,“我要回家了。”
       聂明玦皱了皱眉,突然毫无预兆的一把将金光瑶推到了墙上,双臂将他禁锢在自己与墙壁之间。
       “聂明玦?!你干什么!”金光瑶大惊。
       然而男人的铁臂力量极大,身躯也越压越低,金光瑶挣脱不开,扭过脸去咬牙切齿道:“放开我!”
       聂明玦却是低笑一声,身体完全把对方抵在墙上,“不行。”他低下头说话,呼出的气就喷在了金光瑶颈侧。
       金光瑶一个哆嗦,心中连叹倒霉,这人显然醉的昏头,不然以聂明玦的性格为人,是打死也做不出这种事来的。想到这,他底气又足了点,扯出个笑对上聂明玦想再好好同他说几句,不料转过头来刚张开嘴,就又被人堵上了。
       聂明玦咬住人的嘴唇就不撒口,不顾金光瑶剧烈的挣扎,狠狠吸吮对方的舌头,两手制住金光瑶的胳膊,同时膝盖顶进他腿间逼迫他腿部用不上力。
       金光瑶浑身被压制,唇舌被搅得生疼,又担心他们走得不远,恐怕聚会的人等会出来撞见他们,此时又惊又气,除了尽力抵抗,却想不出什么有效的方法能摆脱这个局面。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一直在演独角戏,聂明玦嘴上放缓了侵略,一手沿着衣摆滑进了金光瑶的衣服里,抚摸他的腰线,滚烫的手掌却有冰凉的一点触感,一下震醒了苦苦思考脱身的金光瑶。
       好啊,严肃古板的聂明玦都会干这种不忠之事了,我且陪他一晚有什么关系,不过两个成年人开个房睡个觉,反正明天一早我照旧孤家寡人一个,他爱向谁解释向谁解释去吧!
       于是金光瑶便放小了推拒的力气,开始软下身子试图配合聂明玦。
       然而一直紧抵着他不放的人,忽然退了开去,低着头沉默的望进金光瑶已然湿润的眸子,只是一双手还牢牢钳在他腰间。
       金光瑶一愣,以为他清醒了过来,呼吸一下就慌乱起来。
       聂明玦却伸手托在他脑后,随即头低下去让两人的鼻尖极为亲昵的抵在一起,灼热而急促的气息交缠在一起,金光瑶甚至能听到心脏剧烈的跳动。
       不知过了多久,在仿佛空气都粘稠的短暂停顿里,聂明玦低声道:“走吧。”





# 彩蛋1:聂大:这些年你都没怎么变化。瑶瑶:我有没有变化你怎么知道?我变化大了去了!聂大:不,你想多了,我只是说身高而已。

# 彩蛋2:聂大:走吧。(转过身给怀桑发信息:今天晚上不许回家。)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