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聂瑶】缺氧(中)

       是改写,改写,改写。
       主角的病到底是什么我也不造,大家就看个热闹别太较真(笔芯



       金光瑶被按在门上的时候,脑子还有些混沌,他究竟是怎么就坐上那车跟着那人回了家的?好在聂明玦很快用实际行动拉回了他,金光瑶牢牢攥住对方的衣服,扬高了头颅以便承受激烈的索吻。
       聂明玦一手探进衣内抚着他的腰背,另一手向下扯开他的裤子,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金光瑶好似受不住的躲开那人的吻,偏着头喟叹一声,双腿不自觉的并拢。
       他的裤子本来就被聂明玦扯的只松松挂在胯上,这下更是一个劲往下掉,金光瑶来不及动作,就感觉裤子被一股力量直接钉到了地上,连带着困得他的双脚也动弹不得。他们进门之后没开灯,金光瑶看不清楚,不过他猜聂明玦大概是用脚踩住了他的裤子,因为聂明玦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手指极富技巧的挑逗着他。
       金光瑶不由得闭上眼睛,他感到一阵热意从上方靠近,然后聂明玦的一双薄唇就贴上他的耳朵,酥麻感像爆炸一样从耳后扩散。
       聂明玦余光看见他紧闭的双眼和泛红的脸颊,嘴角一勾轻声道:“阿瑶真好呢。”

       “金光瑶真好呢。”
       “什么都不用付出就可以轻松过了。”
       “这种好事怎么就叫他遇上。”
       “会不会证明是假的啊。”
       ……

       金光瑶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身前的肩膀,他低垂着头,喃喃道:“果然……还是不行。”
       安静了好一会,金光瑶几乎以为聂明玦已经气到要打他一顿,而聂明玦只是望向一旁失神了片刻,就又看着他问:“为什么?”语气居然很平静。
       金光瑶正在心里盘算夺门而出的概率有多大,被这一问打好的腹稿全作废了,他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聂明玦却继续道:“同学聚会,你没怎么和别人搭讪吧。”金光瑶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渐渐席卷上来。
       “今天来不就是为了见我吗。”
       “我看见你吃饭时一直在看我。”
       金光瑶颤抖着道:“……你在说什么。”
       聂明玦说:“我知道你喜欢我。”
       金光瑶感觉自己像那个没穿衣服的皇帝,让别人把自己看了个彻底还犹自不知,屈辱和羞耻一并袭来,聂明玦肩膀处的衬衣被他抓的皱成一团。
       聂明玦将手覆上他的,沿着手腕,小臂一路向上摩挲,又重新拉近两人的距离,他缓缓道:“你希望我停下吗?”
       他潜伏在金光瑶腿间的手又开始动作,金光瑶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心想,他一定是鬼迷心窍了。
       然后他闭上眼,凑过去吻聂明玦的嘴唇,想,我一定也是鬼迷心窍了。

       教室里很安静,学生们都在上自习,一派认真刻苦的模样,如果没有人破坏气氛就更好了。
       金光瑶双手交叠捂住嘴巴,尽力让自己咳得声音小一点,可是呼吸道受到刺激引起的应激反应止都止不住,他已经听见周围同学有意无意的抱怨,可越着急咳嗽的越剧烈。
       聂明玦坐在讲台前做作业,此时听议论声越来越大,冷着脸扔下一句:“都闭嘴。”
       教室霎时安静下来,再没人敢试图挑事搭腔,只这样金光瑶的咳嗽声愈发鲜明起来。聂明玦也不再做题,抬头看了几眼那个弓着背的身影,走到学习委员身边说:“你看一下自习,谁说话就记下来。”他自己就去把金光瑶拽出了教室。
       金光瑶被他拉的脚步踉跄,还要一手掩着嘴止咳,出了教室门,才听到前边那位说了一句:“我带你去校医室,你忍着点。”
       他说着,回身将一条手臂穿过金光瑶腋下,放缓了脚步揽着他一起走。
       好不容易挪到了校医室,聂明玦放开金光瑶去开门,走进去却没看见校医,聂明玦一路上眉毛就拧的和麻花似的,此时脸色冷得快掉下冰碴。
       若是在平时,金光瑶还能温言软语的劝上两句,兴许让聂大班长消消气,如今他却是自身难保,一口气运不上来,自己一个人单手撑墙咳嗽的天翻地覆的。
       聂明玦忙去看他的情况,金光瑶脸涨得通红,身体由于咳嗽引起的震动显得更单薄了些,犹是如此金光瑶还腾出一只手,冲他摆摆让他不要担心。
       聂明玦定了定,握住那只手与之十指交叉,另一手捂上了金光瑶的嘴,道:“闭气会好受一点,你试着用鼻腔呼吸。”
       也许是因为聂明玦长得高大,也许是因为金光瑶生的脸小,他一张手掌遮住了金光瑶大半边脸,那人在他手下剧烈的喘息,胸腔急速的起伏,因为强制的闭气双眼漫上一层生理性的泪水来,原本总是带着笑意的双眸现在半阖着没有焦点。
       不过折腾了半晌,金光瑶的情况总算好了一些,慢慢的呼吸没那么急促了,双颊红晕也退去许多,聂明玦试探着放开他,看他不再咳才收回手。
       然而方才金光瑶本能的张开嘴想换气,被聂明玦用手捂住,沾了不少口水在他手上,金光瑶此时意识回笼,有些尴尬,只好道:“……谢谢。”
       这时校医回来了,聂明玦简单把情况同他说了,就被校医轰了出来,金光瑶则留在校医室休息。
       聂明玦听着门在身后砰地关上,顿了一下,走向了与教室相反方向的男厕。
       他本来是想洗掉手上金光瑶的唾液,打开水龙头的瞬间,脑海中却一闪而过那张脸在他手下双眼噙泪挣扎喘息的模样。
       聂明玦内心传来诡异的悸动,他举起手,鬼使神差的凑过去舔了一下手上的液体,等他回过神来,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把手伸进了校服裤子。

       聂明玦把金光瑶放倒在床上,自己倾身压了上去,以一个侵略性极强的姿势卡住金光瑶的双腿,大手去揉捏他的臀瓣。
       手掌触碰到滑腻肌肤的瞬间金光瑶似乎抖了一下,聂明玦察觉到,低声问他:“怎么了?”金光瑶不说话,咬着嘴唇看伏在他身上的男人,模样看起来竟有几分委屈。
       聂明玦还未想明白,脖子就缠上来一双手臂,金光瑶用力将他拉向自己,埋首在他肩膀,声音有些喑哑:“戒指。”
       聂明玦会意,问:“它妨碍到你了?”说着动手除去了戒指,金光瑶不语,只收紧了勾住对方的双臂。
       他配合着聂明玦的动作抬高腰部,或是把腿张得更开,却在对方进入的时候用手臂紧紧遮住自己的脸,聂明玦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唇边不时溢出的细弱呻吟。
       到了后来,金光瑶已经不记得自己被摆成多少种姿势发泄了多少次,身上的男人仍旧不知疲倦地动着,而他则因为激烈的运动体力透支,更糟糕的是似乎消匿已久的咳嗽又要卷土重来,金光瑶的呼吸病态的粗重起来,他的脸紧贴着被褥,胸膛挺起又深深地凹下去。
       金光瑶陷进模糊的记忆中,意识都有些恍惚,他记得自己很久没有过这么严重的反应了,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来着……当时好像有人……救过他……
       他睁大眼睛,有什么东西在头脑中炸裂开来,却遥远如隔了千山万水一般,蒙着浓重的雾看不仔细。
       这时有人用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强硬的扳正他的头,然后那个人高大的身形从上方压下来,金光瑶下意识的瑟缩一下,接着嘴唇就传来温热的触感,对方极尽温柔的吻他,仿佛挟带着未说出口的叹息。

       金光瑶醒过来的时候,天还黑着,身侧传来均匀的呼吸声,他躺在床上发了会呆,才小心翼翼的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他从来不知还有这么锻炼身体的运动,赤脚站在地上他的双腿都在打颤,金光瑶不敢开灯怕惊醒聂明玦,就着窗外些微的晨光,从地上找出自己的衣服胡乱穿上,收拾好东西又不急着走了。
       床上的男人还在熟睡,金光瑶轻手轻脚趴在床边,视线来回在他脸上流连,一不小心就看得出神,想起了很多高中时琐碎的小事。等他惊醒再不走要来不及时,天色已经亮了。
       他出了门,一口气从楼下跑到了最近的一条大马路,他喘着气回头一看,一个公寓的名字正挂在大门口的正中央,金光瑶怔怔得想,我昨日还以为聂明玦带我去了哪个旅馆开的房,没想到居然是他家,他倒是真想得开。转念又一想,今天早上出来时也没见到有其他人,没准是聂明玦一早算好家里那位昨晚有事不回来,才敢大着胆子把人往家里带。
       不过总归是他占了便宜,白得暗恋对象的一夜陪伴,从此再无牵挂,也算值得。
       只是初升的朝阳照的他头晕目眩,金光瑶抬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嘴角还是温柔缱绻的笑容,指缝间却控制不住的涌出泪来。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