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珍珠奶绿

欢迎到微博互撩(ˊo̶̶̷ᴗo̶̶̷`)笔芯

【聂瑶】缺氧(下)

       大噶五一快乐~更文庆祝


       “金医生,早!”
       金光瑶笑笑,加快脚步踏进了自己的值班室。
       “哎,金医生今天好像穿的还是昨天的那身衣服。”
       “是啊,这种事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过,而且金医生今天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
       “不只是脸色,刚刚进来连步伐都不稳,肯定是工作太累了!”
       “不过金医生就算憔悴疲惫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好帅啊(≧∀≦)”

       ……

       金光瑶是没听见他进值班室后护士站的议论,他只想赶紧到屋内把衣服换上,好掩盖自己夜不归宿的证据,顺便强迫自己进入工作状态,把脑子里的一团乱丢到一旁。
       他不由得庆幸今天没有安排手术,坐门诊时间长一点但是体力消耗不大,否则自己这个状态会出什么意外不说,能不能坚持在手术台边连着站几个小时都是问题。
       金光瑶穿上白大褂,整理袖口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光秃秃的左手无名指,不知何时多了一枚戒指,看起来有些眼熟。
       他对着光看了看,发现正是昨天晚上聂明玦手上带的那枚。
       他有些迷茫的盯着散发柔和光泽的指环,实在想不起来它怎么到了自己手上。金光瑶眯了眯眼,唇边蓦然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带着点嘲讽和得意,擅自决定了戒指的归属。
       他将戒指摘下来,随手放进了第一个抽屉里,心情因为能给别人添堵变得好了许多,连带着浑身的酸痛感都减轻了。
       心情愉悦的金医生今天格外有耐心,脸上的笑容迷晕了一大片女患者女护士,门诊室外一如往常排着长队,直到临近下班暮色四合,人才渐渐少了些。
       金光瑶给一位带孩子来看咳嗽的妇人开过药,放下笔捏了捏鼻梁,闭上眼简单休息等着下一位病患进来。听到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金光瑶才睁眼,准备好的微笑和问题在看见对方的瞬间,一起僵在了脸上。
       他是想过聂明玦会问他戒指的下落,但没想到聂明玦会直接找到他所在的医院来。金光瑶等了一天对方的电话,现在看着那人镇定自若的坐下,还一本正经的拿出一本病历本放在他面前,一下子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金光瑶犹豫着去拿病历本,还没想好说什么,聂明玦就先开口了:“戒指呢?”语气颇为不满。
       原来还是来要戒指的。金光瑶一瞬间心情复杂,他明明等着看聂明玦的笑话,可人家真的来找他讨要了,他又烦躁郁闷半点幸灾乐祸的兴致也无了。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想看聂明玦气急败坏更高兴一点,还是看聂明玦对戒指无所谓更高兴一点。
       但是金光瑶还是露出疑惑而惊讶的表情,问:“什么戒指?我不知道啊。”他不去看聂明玦黑沉沉的眼睛,将视线落回到病历本上,转移话题:“你生病了?”
       他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聂明玦严肃的点点头,并纠正道:“是受伤。”说罢竟绝口不再提戒指的事,认真的等他为自己诊治。
       绕是金光瑶再玲珑通透的心也猜不出聂明玦是在唱哪出,他只好顺着道:“受伤?你伤在哪了?”
       聂明玦闻言,左手捞过金医生胸前悬挂的听诊器,按在自己心脏位置,右手拉住金医生的手同样覆在胸膛上,轻笑道:“你不妨,自己来听一听。”
       金光瑶心头猛跳,自被捉住手时就浑身僵硬起来,他唰的站起身,用尽力气甩开了聂明玦,脸色极为难看,声音冰冷道:“你是昨夜喝醉的酒还没醒吧?”
       他连戏都不想再演下去,金光瑶拉开抽屉,拿出那枚放在角落的戒指,啪的拍在桌子上,对着聂明玦道:“戒指还你,快滚。”
       聂明玦也站起来,看了金光瑶一眼,眸色晦暗不明,他右侧手臂轻轻抬了一下,却伸出左臂,越过戒指把病历本拿在手中。
       “既在你这,就是你的,何必还我。”
       他说话时右臂始终垂在身侧,金光瑶心中一凛,在聂明玦转身时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的小臂,察觉到对方动作慢了半拍,他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金光瑶皱眉道:“把外套脱了。”
       聂明玦看被他识破,倒是不废话,左手三两下脱下了外套,露出右臂,白衬衫上简单缠了几圈绷带,显然没有得到应有的照顾,现在已经染红了小半个衣袖。
       金光瑶拆了绷带拿眼一扫,惊讶道:“枪伤?”也顾不上直到刚刚还叫人家快滚,拿剪子剪了聂明玦破掉的半边袖子,查看他的伤势,嘴上骂道:“你是怎么搞的?还能受枪伤,受了伤为什么不去医院,以为这几根破布条真能止血啊?”
       聂明玦挑眉看着他,说:“我来医院了啊,是你不给我看病。”
       金光瑶要被他气笑了:“大哥,我这是内科,你这枪伤出门右转外伤科不谢。”话这么说着,金光瑶还是片刻不停地打了内线叫同事来顶班,自己领着人去急诊室包扎。
       从桌子后面转出来,金光瑶才看见聂明玦上身虽然披了休闲外套,下边还穿着警察制服,顿时明白了他的伤从何而来。
       他不说话往外走,聂明玦就沉默的跟在他后头。
       急诊室不愧为本院最火爆的科室,金光瑶站在门外看着丝毫不见减少的患者们,回身拽住聂明玦右手腕,将他吓人的血淋淋的胳膊亮出来,一路往最里面走,周围的人群看见医生带着这样一人进来,果真自发的给他们让了路。
       聂明玦一直看着他,对这种行为不予置评。
       金光瑶带着人走到空位上,又去找了与自己交好的有经验的医生来给聂明玦清理伤口,自己靠在旁边一言不发,实际上在检讨自己一冲动又瞎操心聂明玦的行为。
       好在聂明玦伤得不重,子弹穿破了皮肉但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样子骇人,血肉翻开鲜红一片,医生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嘱咐他这段时间的注意事项。
       等到收拾完毕出了急诊室,金光瑶才开口道:“你走吧。”聂明玦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斩钉截铁道:“不行,我有事要和你说。”说罢也不给金光瑶说话的机会,自顾自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金光瑶被聂班长一横,下意识就跟在了他后面,随即对自己这种条件反射愤恨不已。
       他本来打算回值班室接着坐门诊,到了又被告知可以直接下班了,他一看表,时间早就过了下班的点。于是他换下白大褂收了东西准备走人,末了瞥见那枚戒指,想了想还是揣进兜里,至少要物归原主才是。
       出了医院大门就看见聂明玦等在一旁,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他站在路灯下,身姿高大挺拔,被警服包裹的双腿看起来修长有力,十分吸引人的视线。
       如果忽略他包的粗壮一圈的右胳膊的话,金光瑶恶毒的想。
       聂明玦看他出来,朝他挥挥手。金光瑶的脚比他的大脑动得更快,几步就到了聂明玦面前。
       ……姑且一听他还有什么话说。
       聂明玦没在意他的神色变幻,平静道:“本来应该早点联系你的,不过白天突然有个紧急任务,没来得及打你电话。”
       金光瑶撇撇嘴,从兜里拿出戒指放到聂明玦左手中,正欲抽回时却被人反手握住,这是聂明玦今天第二次抓他的手了,金光瑶怔了怔,没有像上次那样甩开。
       聂明玦手指轻轻的按揉金光瑶的掌心,然后适时的在对方发怒前退开,金光瑶缩回手,就看见无名指上多了个眼熟的物件。
       他心中一动,神色复杂的去看聂明玦,就听见后者轻笑道:“我昨天晚上给你戴上它的时候,你可没这么丰富的表情。”
       金光瑶一时间有些恍惚,问:“昨天晚上?”
       聂明玦淡定颔首:“那时你昏过去了,不记得也是正常。”
       金光瑶恼羞成怒:“不许提!明知道我身体不好还……”
       聂明玦从善如流的闭了嘴。
       金光瑶还感觉有些不真实,结巴道:“你…你……真的把它给我了?”
       聂明玦道:“这本就是为你准备的。”
       金光瑶垂着头无声的笑,再抬起头看聂明玦时眼眶已胀得通红,眼睛里漫上水雾,哽咽着骂他:“既然如此你昨天为什么不说,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你就是故意想看我笑话是不是!”
       “阿瑶。”聂明玦叹口气,“让我抱抱你好不好?”
       混蛋,做都做了现在跟我装什么纯情。金光瑶恶狠狠的想,然而聂明玦长臂一捞还是把他按在了怀中。
       “阿瑶,我昨天见到你真的很开心。”聂明玦低沉的声音从上方落下。
       “那你就第二天消失一天然后带着伤来找我?”
       聂明玦罕见的迟疑了一下,才小声道:“其实我是真的想让你帮我包扎来着……”语气颇为遗憾。
       金光瑶不禁失笑,看见聂明玦低头看他,于是挑着眼尾嗓音柔软道:“包扎是不成了,不过这个……”他仰头吻住聂明玦的唇角,尾音被吞没在腹中。
       良久聂明玦放开金光瑶,牵了他的手,说:“走吧。”
       金光瑶喘着气问:“去哪?”
       聂明玦看着他的眼睛,说:“回家。”





       聂大:怀桑,你……
       聂二:大哥,你别说了(ಥ_ಥ)

评论(11)

热度(106)